当前位置:主页 > 禽类养殖百科 >

最倒霉的富二代养猪两年亏230亿股价跌80158亿短债

2024-01-28 禽类养殖百科

这家国内知名的养殖企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债务危机。表面上是“猪周期”惹的祸,但本质还是过于乐观激进,盲目扩张导致债务压顶。通过疯狂的减持、卖资产又鼓捣光伏概念之后,正邦科技尚未走出目前的困局,若年报时不能扭转败局,ST的命运就在劫难逃了。

文/每日资本论

 

两年前,这家国内知名养殖企业的“富二代”雄心勃勃地接过了权杖,但如今却遭遇了大麻烦。

 

8月31日,江西正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正邦科技)股价小幅低开后便开始快速拉升,盘中一度涨幅超7%。截至当日收盘,其股价为5.98元,上涨3.1%,总市值184亿元。

 

匪夷所思的是,就在昨天晚上正邦科技发布了2022年半年报,营收100.78亿元,同比大降62.23%,净利润巨亏42.86亿元,同比暴跌近2倍。2021年,其已经亏损188亿元。也就是说,一年半时间,正邦科技已经亏损了230亿元

 

除此之外,正邦科技的短期债务高企。其半年报显示,货币资金为18.76亿元,但短期借款就高达惊人的118.2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40.85亿元。显然,货币资金远远无法满足短期债务的资金需求,资金链紧绷,债务压力巨大。

 

部分投资者对正邦科技今日的走势直呼看不懂。事实上,自2020年8月7日其股价摸高26.68元后,其股价便开始了长达2养猪前景年的震荡下行。2022年6月10日,其股价最低已探底至5.21元,跌幅超过了80%。

 

显然,如果正邦科技到年报时仍然亏损,那么其很难逃脱被ST的命运。

值得一提的是,现任正邦科技的董事长林峰是个“富二代”,他正邦科技公司实际控制人林印孙的儿子,林印孙曾在2020年以320亿身家成为江西首富。2020年9月15日,林峰正式接过正邦科技权杖,成为董事长。但他也真够倒霉的,两年不到的时间,股价暴跌,公司还连续巨亏。

 

有意思的是,也就在2020年,媒体报道了大厂们、大佬们抢着去养猪。万科、碧桂园、阿里巴巴、京东、网易都有养猪的报道。但估计这会儿,都安静了。

 

再来说正邦科技,目前的状况很不乐观。今年7月中下旬,有消息称,正邦科技在广西南宁、四川江油、江西赣州、湖南湘潭等地的代养户,均出现断饲料、结款难、退押金难等问题,甚至还出现了“猪吃猪”的现象

 

无奈之下,其只能选择出售资产来缓解资金压力。据悉,8月30日,其全资子公司广安正邦拟向增鑫科技转让位于四川省广安市的岳池同兴育肥猪场资产,交易价格为人民币3805.96万元,用于偿还公司与增鑫科技的债务往来。

 

但出售资产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未来正邦科技是否真的是“猪从风口掉下来”被ST,还是靠什么逆天改命呢?

 

都是扩张惹的祸

 

从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正邦科技犯了一个全球企业家的病扩张。

 

1984年,21岁的林印孙担任了临川县粮食局饲料厂厂长。1997年正邦集团正式成立。2007年8月17日,正邦集团控股的正邦科技正式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主要业养猪信息网务为饲料的生产和销售,种猪、商品(肉)猪、仔猪的生产和销售,每股发行价11.09元。

 

谁知道上市就巅峰。上市当日创出了51元(不复权)后,股价一路走低,2008年11月,其股价一度跌至3元左右。从那以后到现在,该股产生了3次跨年度的牛股行情,每次牛股间隔时间2到4年。

 

众所周知,养猪行业有个著名的行业的梦魇“猪周期”。总的来说,上市后的十几年正邦科技不仅未曾受到太大影响,反而营收大增。2007年,其营收为16.31亿元,而2020年已经到达了491.66亿元,业绩翻了30倍。

 

尤其是2020年这个阶段业绩暴增还得益于“猪周期”。2018年,受非洲猪瘟影响,国内能繁母猪存栏量至2019年9月份同比下降近40%,超过历史最大降幅的一倍。

 

直白点说,肉猪少了猪肉价格肯定要涨。于是,国内众多养殖企业相继开始大规模扩张,仅2020年上半年,25家生猪养殖企业发布投资建厂信息,涉及投资金额高达1659亿元。

 

非止如此,国内一大批企业也争相恐后地挤进养猪行业,以至于外界甚至幽默认为,“养猪是大佬们的新希望”。

作为传统养殖企业的正邦科技当然不甘落后。2019年,其启动“万头引种”计划,通过引进法系、加系、美系等全球多个种猪品系实现快速扩张。为了给生猪产能的持续扩张打好基础,正邦科技开始由“公司+农户”的轻资产运营模式,逐步转向“自繁自养”的一体化重资产模式。

 

但养猪行业看起来容易,实际门槛很高。曾经的中国首富万达集团王健林曾说:“原来我以为盖个猪场,回头跟我说十万头猪场得几亿。我说盖个猪场要几亿?我们盖个五星级酒店才多少钱?”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重资产、周期长还回报率不高。

 

而正邦科技还多面临一项风险——扩张较快,资金需求较大。据悉,为了应对巨大的投资需求,2019年-2021年初,正邦科技共计发布五次募资扩产,其中分别为两次定增、两次短期融资券和一次可转债,合计金额106亿元。

 

但成也萧何败萧何,2021年“猪周期”的负作用开始显现,行业迅速进入低谷期。毫无疑问,当年正邦科技生猪销售量高达1492.67万头,当年巨亏了118亿元。

 

情况迅速恶化。2022年6月8日,正邦科技自曝因流动资金紧张导致5.42亿元商票逾期。这对于一家市值180多亿的企业来说,有点不可思议。

 

靠什么自救?

 

公允地说,从正邦科技遭遇“猪周期”从而大起大落的过程来看,林峰接任的时机确实够倒霉,恰好就是这轮猪周期向下拐点的开始。

 

这个拐点祸及了整个行业。2022年半年报,温氏股份亏超35亿元,2021年还盈利69亿元的牧原股份,在今年半年报也巨亏了66.84亿元。

 

但无论如何,正邦科技亏了这么多真金白银,企业如何自救就成了迫切需求。

 

于是,大规模减持就成了正邦科技的首选。比如2022年7月16日,正邦科技发控股股东正邦集团以及一致行动人江西永联,拟在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的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合计减持不超过6362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每日资本论”查询正邦科技2022年半年报获悉,截至 2022年6月30日,正邦科技控股股东正邦集团累计质押公司股份668,355,935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2.40%,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21.24%

 

正邦集团有限公司一致行动人江西永联农业控股有限公司累计质押公司股份 577,153,780 股,占其当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84.35%,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 18.34%;

 

一致行动人共青城邦鼎投资有限公司累计质押公司股份75,987,841 股,占其所持有股份的100%,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2.42%。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及其一致 行动人累计质押公司股份1,321,497,556 股,占其及一致行动人持股总数的 87.01%,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42.00%。

 

最新消息,正邦集团于2022年8月5日再度减持127.77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0.0402%。

如此大规模减持,在令人震惊之余,也让外界产生了一些幻想,难道正邦科技要重组吗?控股股东这种“不要命式”的减持,难道真的不要上市公司吗?

 

除了疯狂减持套现之外,正邦科技也开始了出售资产来缓解资金压力。2022年3月,正邦科技欲向大北农出售西南8家饲料公司,回笼资金20亿元到25亿元。但由于大北农同期资产收购事项频繁,受深交所问询,目前该收购项目还在推进中,正邦科技暂时仅收到5亿元交易款。

 

令人困惑的是,今年7月1日,正邦科技对外披露了一则10元出售10家控股子公司部分股权的交易。虽然交易完成后,上述10家子公司仍为正邦科技的控股子公司。紧接着,8月21日正邦科技拟以转让价1元向正邦集团转让江西正农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

 

“每日资本论”好奇地问一句,这10元和1元,能做什么呢?

 

套现、卖资产,这两招显然还不能快速结束正邦科技的债务危机,于是,正邦科技又玩起了新能源。

 

6月17日,正邦科技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签订了《“碳中和”综合智慧能源项目合作协议书》。力争在三年时间内,建设生态光伏、风电、分布式及集中式综合智慧能源约1000万千瓦,预计投资总额约400亿元。

 

次日,正邦科技的股价迎来涨停。但很快,深交所就对这项合作发出了问询函。不久,正邦科技回复称,在此合作模式下,公司将提供符合条件的房屋建筑及土地。正邦科技股价也在震荡一小波后,迅速走低。

 

从正邦科技的回复来看,其并未深度进入新能源领域,再说远水也解不了近渴。正邦科技要想脱困,还不如多祈祷猪肉价格赶紧回升,猪周期的梦魇赶紧过去。

 

好消息是,据中国养猪网数据,自进入8月后,生猪价格从8月上中旬的震荡期切换为上涨态势。9月后,全国气温有望下降从而带动猪肉消费回升,叠加学校开学备货和中秋、国庆等节假日消费刺激因素,生猪价格或受消费端提振影响,迎来阶段性上涨从而带动板块行情。

 

接下来就要看正邦科技怎么熬到好时机真正到来的时候了。

【文章只供交流,并非投资建议,请注意投资风险。码字不易,若您手机还有电,请帮忙点赞、转发。非常感谢】